Zhenrui Chen' Blog

风吹流水,大漠留香

再见鹰酱,你好兔桑


2015-08-17 作者: Zhenrui Chen 标签: 思考
原文链接: http://zhenruichen.com/2015/08/17/Bye-US.html

鹰酱和兔桑,来源于漫画《那年那兔那些事》。首先申明,博主不是整天吹嘘星辰大海的兔粉,只是喜欢这种呆萌的画风。在漫画中,联合国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的形象见下图,依次是约翰牛(英国)、白头鹰(美国)、高卢雄鸡(法国)、小白兔(中国)和毛熊之大毛(俄罗斯)。漫画中有好几只毛熊,分别是身上有镰刀锤子图标的毛熊(苏联)、头顶竖一根毛的大毛(俄罗斯)、竖两根毛的二毛(乌克兰)和竖三根毛的三毛(白俄罗斯)。

这篇博文发出来的时候,博主已经出发去机场了。从一个月之前就开始准备这篇博文,思考这一年到底有哪些收获。在美国访学的这一年,专业知识、生活技能和思想境界都有了很大的提高。感谢中美两边导师的资助和指导,也感谢罗拉小伙伴的帮助。在此还要感谢父母和莎导的支持,回来之后要密切配合莎导 ╰(●’◡’●)╮

在外游学的经历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来到一个崭新的环境,感受不一样的社会风气。虽然适应期比较痛苦,但与此同时你看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一个防火长城之外的世界。传说中腐朽罪恶的资本主义世界,居然比现在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更接近共产主义社会,或者中国古代思想中的大同世界……面对这个反差巨大的事实,博主表示心里很乱。“你们都别跟我说话,让我一个人呆会儿,我想静静,也别问到底静静是谁。”然而,接近共产主义意味着并没有实现理想社会,美国终究还是美国人的美国。用一句最近被炒烂的话来总结,世界那么大,多出来看看。

博主在这一年中的变化,首先是提高了生活技能。以前有三个很难纠正的习惯:不想做饭,不吃快餐,不吃青椒。来了罗拉之后,博主被残酷的生存现状狠狠地打脸,分分钟放弃陋习重新做人……自认为原来的生活能力不算差,这一年时间里依旧学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技能。于是生活技能树的所有分支至此都已经点好了,不再剩什么明显的短板。

第二个变化是心态平和地生活和学习。去年过完年之后抽空看了斯坦福华裔博士生 Philip Guo 的读博回忆录《The Ph.D. Grind》,回顾了作者在美国曲折的读书经历。随后,不明就里的博主被外派出差,开始了一段意外之旅。恍惚之间,觉得在罗拉的生活有点像令狐冲在思过崖的日子。于是重新刷了一遍《笑傲江湖》的小说,看了一遍于正版的电视剧。令狐冲如果没有开挂一般的主角光环,可能都跪了无数回了。当然了,心态好的客观条件是烦心事少,主观条件是期望值低。

另外一个变化是明确了未来的选择。面对着底层的硬件开发,博主始终提不起兴致。对比行业现状,再结合自身的特点和爱好,博主开始思考之后的发展方向。最终的选择是,明明可以做一头高贵的攻城狮,博主却选择成为一只苦逼的程序猿。当然了,这就是博主和明明的差距。

如果把生活看成一条通向未来的路,有的人正飞奔在八车道的高速公路上,而有的人却挣扎在泥泞的乡间小道上。《此间的少年》电影版中有一段台词,完美地诠释了这种感觉。

故事或者生活总是这样,有幸福的日子,像是那些漂亮的姑娘,那些美丽的歌声,还有宿舍里那群欢乐的兄弟。但是当你相信日子就会这么美好下去的时候,也总会有那么一些令人不爽的事情跳出来,使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快乐,什么时候郁闷。其实这是个随机分布。用段誉的话说,随缘而已。

对于博主而言,在异国他乡的小镇上,总有那么一些时间,感觉“日子没法过了”或者“日子又没法过了”。灵机一动想到一些应急的点子,或者是小伙伴们提供帮助,让日子又凑合着继续。汇聚在罗拉之前,这些小伙伴们往往有着迥然各异的经历,今后也可能会有这截然不同的选择。无论是已经开始工作,亦或是继续奋战在学术的道路上,希望各位小伙伴身体健康、家庭和睦、事业有成。如果以后到北京,欢迎联系我。

在罗拉的生活马上就要结束,我很怀念这次意外之旅。按照知乎网友的回答,因为那是我人生中众多的第一次啊。许多年后,可能我依旧会怀念在罗拉的日子。一群小伙伴聚在一起,上午外出钓鱼,中午准备食材涮火锅,下午打桌游,欢乐热闹犹如小时候在老家过年一样。抑或是在寒冷的冬日周末,慵懒的博主睡懒觉刚起床,在客厅里伸个懒腰,再望着窗外的大雪,然后心满意足地煮上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在每周四 meeting day 跟老板一对一汇报之后,一大群人开车二十多分钟到旁边的另一个小镇吃韩国烤肉。至于那些老美的娱乐项目——钓鱼、滑雪、射击、水上摩托,每一项都是容易上瘾的活动。还有畅通无阻的网络环境和手机服务。博主觉得大中华区局域网的黑名单简直就是一个世界驰名商标的认证榜——除了由于政治原因被拉黑的,其他上榜的网站和服务都很先进。如果把这一年的故事全部写出来,估计是一部厚厚的游记,姑且命名为《水煮鱼第一师的故事》。但是近期内不会去写,因为我懒 <( ̄︶ ̄)>

%{ % 注释开始,我用的最熟练的是 Matlab。当然了,这并不算编程语言 % 你们都看不见下面的内容

既然提到了钓鱼,就不得不说钓神的故事。在罗拉的日子里,身边认识的人中有虔诚的基督徒,也有温和的穆斯林。之前也接触过佛教和道教,再算上魔戒里的中土世界,还有古剑奇谭、仙剑奇侠传等游戏的上古传说,博主差不多了解六种不同的世界观设定。其实博主只是喜欢听不同背景下的故事,对于宗教本身不感兴趣。

面对中国人不信奉神这种质疑,博主决定通过实际行动来反驳。考略到信奉其他神的人太多,许个心愿估计神也顾不上管。更重要的是,其他神管得太宽泛,或者戒律过于严格。于是,只管钓鱼事务的钓神成了博主的最佳选择。世界上信奉钓神的估计没几个。许个钓鱼的心愿麻烦钓神去实现一下,钓神应该乐意效劳。更关键的是,钓神只管钓鱼,对其他事情毫不关心。多么好的选择!钓神威武!每次钓鱼的前一天晚上,默念三遍“信钓神,得大鱼”,第二天钓鱼一般都收获颇丰。当然了,有时候忘了拜钓神,钓神也不会在意,因而收获也还不错。为了传播钓神的真、善、美,每次钓完亚洲鲤鱼,我们都要送不少鱼给实验室的巴基斯坦哥们。堂堂的部落王子,整天在实验室被老板呼来喝去,难道不需要感受钓神的关爱?当然了,我们也应邀参加了穆斯林的开斋节晚宴,各种美食满满的都是诚意……

看到知乎上有人在家里供奉泰罗奥特曼来保护地球,博主决定也要给钓神实例化出一个形象。当当当当,钓神终于要出场啦 ✺◟(∗❛ัᴗ❛ั∗)◞✺ 下面来看掌管钓鱼大事的钓神!是不是感觉似曾相识啊!是不是很亲切呀!是不是看上去萌萌哒!对,他就是传说中的嗷!大!喵!

钓神嗷大喵

左边这位是超人嗷大喵鳟鱼天尊,负责钓鳟鱼的事物。右边这位是队长嗷大喵鲈鱼天尊,负责钓鲈鱼的事物。中间的是百变嗷大喵钓鱼天尊,管理钓鱼相关的所有事物。可能是认识美国队长比较晚,对鲈鱼天尊不是很虔诚。结果呢,博主只钓到过一条鲈鱼。鳟鱼和亚洲鲤鱼倒是钓了不少。

实际上,实例化成钓神这件事,嗷大喵本来是拒绝的。估计在几十年后,钓神嗷大喵在回顾自己这一生时会这样说。

一只喵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我绝对不知道,我作为一个中二呆萌的喵星人怎么把我选成钓神了。所以时任钓鱼党传令兵的大漠留香同我说,“(钓鱼党)中央都决定了,你来当钓神。”我说另请高明吧。我实在也不是谦虚,我一个呆萌的喵星人怎么成钓神了呢?但是呢,大漠留香讲“(钓鱼党常委会)大家已经研究决定了”。后来我就念了两首诗,叫“绑钩甩杆你去,收线吃鱼我来”,所以我就成了钓神。

于是,大家都说嗷大喵真棒。

拜了大半年钓神,博主总是感受到一种似曾相识的气场,桀骜不群,冷艳高贵。思考了很多,迟迟不得要领。有一天,外出玩耍丢了眼镜的博主正在家里默默地煮饺子,面对这个朦朦胧胧、混沌不清的世界,忽然灵光一现,终于想到了答案。钓神的特点,概括起来就是“要拜就拜,不拜快滚,不要打扰我们钓鱼”,最接近的不正好是道教表现出的那种强大气场——“爱信就信,不信快滚,不要影响老子飞升”……或许那个时候,崆峒山道观中早起清扫庭院的某位道长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还在感叹毫无征兆。

以上。

% 注释结束 %}